复旦大学余勇夫、秦国友课题组在心血管疾病领域取得进展

更新日期: | 点击数:2049

先前的研究表明,失去配偶、孩子、父母或其他家庭成员与特定类型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相关。然而,缺乏关于兄弟姐妹死亡与心血管疾病发病关联的证据。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余勇夫、秦国友课题组发现儿童期和成年早期的兄弟姐妹死亡与整体和大多数特定类型早发型心血管疾病的风险增加相关,研究论文“Sibling Death in Childhood and Early Adulthood and Risk of Early-Onset Cardiovascular Disease”于2024年1月发表于JAMA Network Open。

兄弟姐妹死亡被认为是一种创伤性事件,然而,经历兄弟姐妹死亡的个体通常未能得到充分的关注。课题组前期研究表明兄弟姐妹死亡会增加自身死亡的风险,相关研究成果发表于JAMA Pediatrics (2017)。为了进一步探索兄弟姐妹死亡对自身心血管疾病的影响,团队开展了一项基于大样本人群的队列研究,将通过参与者的母亲来识别他们的兄弟姐妹,最终纳入了2098659名参与者,以评估兄弟姐妹死亡与自身总体和特异性心血管疾病发病风险的关联。研究表明,儿童期和成年早期的兄弟姐妹死亡会增加17% (HR, 1.17; 95% CI, 1.10-1.23)的总体早发型心血管疾病风险。大多数特异性心血管疾病风险也增加,尤其是心肌梗塞(增加66%)、缺血性心脏病(增加52%)和心衰(增加50%)。

同时,研究发现兄弟姐妹死于心血管疾病的个体具有较高的心血管疾病发病风险(HR,2.54;95% CI,2.04-3.17);若兄弟姐妹死于非心血管疾病的原因,自身心血管疾病的风险也会增加(HR,1.13;95% CI,1.06-1.19),这表明兄弟姐妹死亡和心血管疾病发病之间可能具有独立的压力相关的作用机制。此外,经历兄弟姐妹死亡个体的短期和长期心血管疾病风险都会增加(图),其中在经历兄弟姐妹死亡后的第一年内观察到的风险最高,尤其是对于那些在青春期经历过兄弟姐妹死亡的人,心血管疾病风险增加约3倍(HR, 3.60; 95% CI, 2.23-5.80)。研究结果强调需要对失去亲人的兄弟姐妹给予额外关注和支持,以降低随后患心血管疾病的风险。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生物统计学教研室博士研究生黄晨和硕士彭佳欢为本文共同第一作者,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余勇夫青年研究员和秦国友教授为共同通讯作者。该研究得到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2273730和82173612)、上海市青年科技启明星计划(21QA1401300)、上海市自然科学基金(22ZR1414900)和上海市市级科技重大专项(ZD2021CY001)的资助。

论文链接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networkopen/fullarticle/28135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