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藏族孕妇环境抗生素暴露的来源和健康风险

更新日期: | 点击数:1916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王和兴课题组于我国西藏拉萨地区调查该地区藏族孕妇环境抗生素的暴露情况,其结果以论文“Exposure of Tibetan pregnant women to antibiotics in China: A biomonitoring-based study”为题发表于期刊《Environmental Pollution》(https://doi.org/10.1016/j.envpol.2023.121439)。

人体暴露于抗生素可直接促进人体微生物组中细菌耐药的发展,也可通过干扰人体微生物组进而影响免疫、代谢和神经等多种生理功能。人群可以通过临床使用和摄入被污染的饮用水和食品暴露于抗生素。西藏地处我国西南,位于青藏高原,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与低海拔地区相比,高海拔使西藏形成独特的生态系统,环境洁净,具有藏族独特的饮食模式。同时,高海拔也使西藏具有不同的疾病谱,导致药物使用的差异。这些因素可导致西藏地区人群不同的抗生素暴露特点。

孕妇不仅摄入更多食物,有更高的环境抗生素暴露风险,而且对环境抗生素暴露的有害效应更敏感。已有研究报道我国华东地区孕妇广泛暴露于抗生素,处于相关健康风险之中。然而,目前尚未见西藏藏族孕妇的相关研究报道。为此,2021年我们与西藏大学附属阜康医院合作,以476名待产孕妇作为研究对象,进行问卷调查和样本采集,检测尿液中30种抗生素,研究环境抗生素暴露来源和健康风险。

研究结果显示了藏族孕妇尿液中总共检出18种抗生素和2种代谢物,检出率范围在0.2%~9.7%之间,总检出率为34.7%,抗生素总浓度的P75为0.35 ug/g。四环素(9.7%)、环丙沙星(6.9%)、甲氧苄啶(7.8%)和氟苯尼考(5.7%)检出率较高。11.1%的尿液样本中检出两种及以上的抗生素,3.7%的尿液样本中检出三种及以上的抗生素。人用抗生素、兽用抗生素和人兽共用抗生素检出率分别为5.3%、13.0%和25.0%,P95浓度分别为0.01 μg/g、0.99 μg/g和5.02 μg/g。98.3%的藏族孕妇其抗生素估计每日暴露剂量均低于1.0 ug/kg/day。根据每日可容许摄入量(ADI),1.47%的孕妇处于肠道菌群微生物干扰的相关健康风险之中。

研究结果还显示,与其它地区汉族孕妇相比(图1),藏族孕妇尿液中抗生素检出率和浓度,均显示出较低水平。这提示藏族孕妇尽管明显暴露于环境低剂量抗生素,但暴露水平明显低于其它地区的孕妇。此外,新鲜牛奶、酸奶、鸡蛋、禽肉和鱼类的消费频率与孕妇尿液中抗生素水平呈正相关。这提示新鲜牛奶、酸奶、鸡蛋、禽肉和鱼类是环境抗生素的重要暴露来源。由于藏族孕妇较少或很少食用鸡蛋、禽肉和鱼类,这些食物是降低藏族孕妇环境抗生素暴露的可行干预靶点。

1 藏族孕妇与其他地区汉族孕妇尿液中抗生素检测频率和浓度。

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研究生王园平和本科生格桑央宗等为该论文的共同第一作者,王和兴副教授为该论文的通讯作者。渥太华大学陈跃教授教授参与并指导该研究,公共卫生学院姜庆五教授与王继伟副教授参与了该研究。本研究得到国家自然科学基金(82073638、82273703)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国际地区合作交流项目(81861138050)的资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