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卫战疫者 | 张澍:春暖花开,惟愿安好

更新时间:2020-02-26  |  点击数:470

撰稿:公共卫生学院  毋雅楠  新闻学院  金亦辰

张澍,98级复旦大学公共卫生学院预防医学专业毕业,03级环境卫生学硕士。现任上海浦东国际机场海关旅客检疫处副处长,分管卫生检疫工作。她身处抗击新型冠状病毒的第一线,针对疫情,她拟定了防控方案,并根据实际情况不断调整内容,不断规范现场工作的执行标准、处置流程。

 

张澍在现场引导工作

海关,是一个国家的大门,除了象征着无上的国家主权,也担负着重要的经济意义和卫生意义。新冠肺炎疫情来势汹涌,海关这道大闸就体现出了它举足轻重的作用。

对张澍和她的同事们来说,这个春节十分不同寻常。新冠肺炎的爆发使得本就处于国门第一线的旅检处肩负起了更大的压力。虽然浦东机场的日均客流量从往年的十三万人次逐渐跌至了一万人次左右。但在疫情初期,大众对疫情的认识仍然存在不足,这也在无形之中增加了检疫岗的工作强度。从春节前的一周开始,张澍和她的同事们就告别了“准时下班”

 

 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部分检疫人员

而随着疫情的发展,海关的防控重点也在不断发生改变。2020年伊始,海关加强了对出境旅客的检疫。从春节前夕至今,随着归国的人数增多,以及境外新冠疫情的局部爆发,疫情防控的重心逐渐转移到了入境旅客上。

 在本次疫情期间,国家临时启动了填写健康申明卡的检疫制度,入境旅客除了需要接受体温测量之外,还需主动、如实地申报此前的旅行史、接触史和健康状况。但在一开始,一些旅客还不了解国内的疫情情况和严阵以待的态势,并没有如实申报。“其实绝大部分旅客还是非常配合工作的。虽然严格的查验措施降低了通关速度,但现场很少有旅客会因此产生抱怨,反而会有旅客向他们匀出自己本就不多的口罩,更让我感受到了守国门的意义所在

不仅是医疗前线,在海关一线的防护物资也同样紧张。张澍必须得“精打细算”,在保证检疫人员安全的前提下,尽可能地节约防护服的使用。从原先的“一例一换”到现在的“一岗一换”,检疫人员往往需要连续四五个小时身穿防护服,无法进食、饮水,这对体力和心理都是极大的挑战“大年初二,可能是因为工作强度太高,一位女同事因为低血糖就直接倒在了地上,还好只是虚惊一场。”

 

张澍和同事制定防疫方案、优化机场防疫流程

 在这样高强度、高风险的工作环境中,身处现场的检疫人员们还是展现出了空前的勇气与团结。为了鼓舞现场的同事,张澍自费购买了N95口罩、奥司他韦、润喉糖等物资分发给他们。尽管如此,防控初期的医用N95口罩储备仍然有着一定缺口。面对这种情况,张澍在环境卫生院系群中发出了求助信息。环卫教研组中身处国外的师兄师姐马上行动,积极联系货源,最终购买到了最为稀缺的N95口罩,寄回国内

 除夕当天,张澍始终在岗位上坚守。晚上十点,她结束了手头的工作,正在下班回家的路上。刚到小区门口,就接到了在现场的同事打来的电话。浦东机场海关迎来了一个从武汉出境、并落地上海的旅行团,虽然机上旅客均未申报异常,但还是有一位男性旅客体温偏高,还伴有咳嗽、肌肉痛、乏力、畏寒等肺炎相关症状。

 

 张澍在和检疫医师们分析样本报告

 现场的检疫医师在发现了异常之后,就向张澍汇报了上述情况。还没来得及下车,她就直接调转方向,又回到了海关一线。当时,当值的检疫医师已经在岗超过了14个小时,身穿防护服在负压室内也连续工作了四五个小时,体力已处在严重的透支状态。

 人手本就有些捉襟见肘,应急备勤的同事也还未赶来,她便亲自披挂上阵,将该名旅客带入负压隔离室进行进一步排查和处置。在结合了他的旅行史和症状之后,对其做出了染疫的判断,并且及时地采取了现场送医的流程。

 之后,这名病人被确诊为上海口岸首例输入性病例,他与另一位同行的亲属均被检测出病毒核酸阳性,并在上海接受治疗。同时,机场海关与上海市地方也紧密配合,通过联防联控机制,在对接了相关信息之后,上海本地也将接力,对与该名患者密切接触的人员进行密切的追踪观察。

 在处理完这个返沪旅行团和一个群体性腹泻团后,已是第二天清晨五点。在执行送医的过程中,她穿着衬衣和防护服,在空旷的停机坪上迎来了新的一年。这个大年夜,没有团圆饭,有的只是一颗坚守国门的赤诚之心

 

       浦东机场海关旅检处处置第一例阳性病例团队

对于公共卫生这个领域,张澍提到最重要的关键词就是“初心”,“防患于未然,公共卫生的防治工作做得越好,可能就越鲜人所知。希望公共卫生的学子们能够坚守自己的初心,因为这是一个为大众谋幸福的领域

 在张澍的朋友圈里,她留下了这样的祝愿:“这个悠长假期对我们是那样的艰难,却又满载希望,待春暖花开,惟愿安好。”也希望能如她所愿,疫情尽早过去,在春暖花开之时,能够一切安好如初。